柏林禅寺)挂单归来脑门上写了一个巨大的囧字

0 Comments

经历了一个极为蹉跎的归程之旅,我应该还是几个伙伴中第一个到家的吧。为了避免新疆之行结束半年之后游记还未结束的嘎史,我决定洗白白之后就开始着手写这篇充满乌鸦与黑云的游记。不能虎头蛇尾,不能虎头蛇尾啊。全体照片都没处理,先写字,占坑。

嗯。怎么说呢?虽然回家的过程并不通顺,但和绿野的几位驴子比起来,我们还是幸运的。至少,我们的假期充满欢笑,至少我们都在活着。

在禅寺大门,听小bin说起绿野出事儿了,心里就怪不好受。虽然我根本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驴子,甚至连个骡子都算不上,但我尊重一切热爱户外、热爱生活的人们。逝者安息。生者谨戒吧!

不是第一次进寺,但的确是第一次拜佛,我在一座大殿前,虽然很多动作还不标准,但心里拜得的确异常虔诚。说出来有点儿煽情,但真真的是事实,我在一串祈福的最后,是这样一句话:祝每个热爱生活的人幸福。

嗯。下面,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所拜的柏林禅寺吧。那真的是一个好地方。非常好。

(非常有名,详情请自行咨询baidu,我去前对此一无所知,此时对其满心敬意。去过太多打着禅寺名号骗游客钱的旅游景点,此次柏林禅寺一行,让我对中国的宗教事业有了重新的认识。虽然,我依旧没有信仰。)

柏林禅寺初建于汉代,名字从小到大改了好几次,到了元代才开始叫柏林禅寺。说是最近百年历尽坎坷。东西洋人的战火?还是红卫小兵们的锄镐?总之,近代的柏林禅寺历尽沧桑。直到1988年,才开始重新修葺,有僧侣入住。如此说来,柏林禅寺的现代史也不过20余年,比喵喵等一众男女香客都要年轻。所以,其如喵喵母校般的浩然之风实在值得大赞。

无可挑剔的软件之外,柏林禅寺的硬件也算得上有得一说。喜欢它的苍松翠柏,喜欢它的磅礴大气。具体请看图,或baidu。谢谢。

(今天废话有点儿多,下面可能会更多。)拉出我们的队伍给大家秀一下吧。(突然惊醒,我们竟然貌似可能没拍合影……看样子,需要ps上去的,不止小bin一个人,或许,可以拿出小bin的一张单人照,分别把其他驴子p上去……)

淫民群众:逐月,zhaidai,蠢蠢欲动,晶晶,科力,月色蒙蒙,小bin,喵喵。

背景:跟逐月等同志已是旧时相识了。至少认识得有小1年的样子。那还要追忆到2009年的多事之夏。准备去新疆。作为无知白丁,被前辈kiwi拽进一个群。7.5之后,群内分成若干派系。强硬派、退出派、观望派。喵喵跟随的kiwi老前辈坚定地站在观望派最前沿,并有逐渐后退趋势。于是,强硬派典型代表小喵喵在请示kiwi老人家之后,开始向强硬派其他分支积极靠拢。逐月同志就是这时套上的磁。

印象颇深的是,在kiwi老人家还在徘徊踟蹰的时候,喵喵已经开始跟逐月队开见面会了。方庄环岛边儿的金鼎轩的那顿饭,吃得喵喵印象深刻。第一次跟驴友聚会,第一次讨论线路行程,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户外。喵喵如果不是依靠着一张足以迷倒好肉之徒小月月的肥脸,估计以此白丁身份,早被其开除出队了。那顿饭,人均70米,喵喵非常负责地吃掉只是140元的分量。实在插不上嘴,实在不知道稻城、贾登峪、甚至香巴拉在什么地方。

无奈。在潜伏了若干久后。我才发现,原来自己的存在意义是当“间谍”的。在小月们对我的户外知识恶补之后,我千万般愧疚地抛弃了他们,重回kiwi老人家的队伍。呵呵。不过,却和小月队的筒子们情投意合、千丝万缕开来。

这次跟队去柏林禅寺,也很意外。若干个意外的结果是:我对这次短行很中意,大家都很high。

(呵呵。说了吧,今天废话会很多。就像那大皮包子似的,现在还没咬到馅儿呢。)【集结】

感悟:北京西站附近有若干家KFC,有若干个过街天桥,但只有12.5%的人能走错;科力大叔的确有大姐风范,跟大姐出游有水果吃;动车有时候严重不如汽车舒服;睡神喵喵在火车上明显比在飞机上亢奋。

感悟:石家庄空气中弥漫的劣质农药味经久不散,上次来有,这次来由,估计下次来还得有;问路找警察叔叔比较靠谱。

路线:出火车站往右拐,直直穿过广场,会看到一个写着“快捷酒店”的高楼,楼下是汽车总站,有通往北京的大巴车。(3号回北京的火车票已经售罄,改成大巴,或拿着站台票往里冲,将是第二天的“生死抉择”。)

感悟:提前一天买大巴车票还相对靠谱。虽然我们的当时班次的最后7张,但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,即便我们分别买了7个班次,也有本事一起回京。

路线:从石家庄到柏林禅寺的所在地赵县有大巴车,但在远离火车站的焦南车站发车,需打车或公交。我们直接打车到柏林禅寺,每辆坐4人,讲好价格120元,不打表,最后高速钱活生生让我们掏了。15元。钱不多,但临时涨价的事儿总是会让人很窝火。蒙蒙大姐说的对:出门在外不差那几块钱,咱不计较。【挂单与驴肉】

单,即单位,指僧堂内各人的座位,各单前长六尺、宽三尺的空间,亦即各人坐卧、饮食的座席。在丛林中,单即代表人。挂单是指到寺院投宿,若人已额满而不接受云水僧挂单,称为止单。自己左右两邻的单位,称邻单。辞别寺院而他去,称起单或抽单。僧众挂单后,日久知其行履确可共住者,即送入禅堂,称安单。拜访他人的住处,称看单。若犯戒被摈出门,称迁单。

(出自baidu)一般意义上说,只有往来僧侣或修行的居士可以在寺院挂单。在柏林禅院,需要有皈依证和身份证同时出示才会给挂单。临来之前,我们还在担心无法挂单,而预订了3公里外的宾馆。事实证明,多手准备的确明智。但一旦有1%的希望,就要用120%的努力来争取。我们的出租车司机把我们放在熙熙攘攘的街道时,我都惊悚了。怎么那么多人啊!兼职就是闹市区。这样的禅寺不是扯淡吗?登进山门的确被人潮汹涌的阵势吓坏。的确像个公园而已。还是免了门票钱的。不由得新生厌意。得重点介绍一下本次的领队——美丽大方的蠢蠢欲动小姐。蠢蠢小姐不愧是射手座的。根据广泛的攻略功底,她轻车熟路地率领众人走向客堂。也就是安排住宿的地方。一个20出头的小和尚正在给一个满脸忧愁的妇女大讲人生观。……困死了困死了占坑,明早继续。【挂单与驴肉】续昨天昏迷前说到,在客堂跟小师傅一顿套磁。如今的和尚已经开始逐渐现代化、商业化,所以,当小师傅对我们一顿盘问的时候,我还没怎么把他尊敬起来。当然,嘴上和心里时完全两个意思的。嘴上谦逊得像个儿子的儿子。原本,在寺院挂单需要两个证件:身份证和皈依证。对于我们……皈依证倒是没有。真假学生证、记者证倒是一堆。但在这里不管用。小和尚气定神闲地问了很多问题,比如从哪来,来干嘛之类的。我们对答非常不顺流,可能大家都不是善于撒谎的孩子吧。总不能说,我们没住过寺院,来感受一下吧?好在,小和尚没多说什么,让我们把身份证交给他。他一边在本子上誊写我们的身份证信息,一边对我们说,五一期间有什么什么法会,所以才允许没有皈依证的我们挂单,若在平日,定是没谱的。还告诉我们,阴历四月初八,可以到寺里皈依,到时候我们可以再来。话说,让我颇为意外地是,广大人民群众,对四月初八再来一次还真是颇为心动。瞬间,我明了了,大家是为了***的。驴子们啊……无证不有昂。小和尚低头淡定地问月月:为什么来拜佛呢?什么又是佛呢?问得我们面面相觑。月月总不能说,她为了蹭吃蹭喝,上大学时入了素食协会。喵喵问:那,您说,什么是佛呢?小和尚曰:佛是佛陀的简称,……。小和尚又问:那什么是皈依呢?皈依什么呢?喵喵问:那,您说,什么事皈依呢?小和尚抬头笑了:我问你呢,还是你问我呢?别说,这几问几答中,我开始对这个寺院有点儿崇敬之意来了。当然,随后的崇敬之意,就如滔滔江水了。小和尚眉清目秀,带着干净的小眼镜,看起来就很有爱啊,舒服。小和尚登记完,到对面一位稍年长和尚处交款。我简直惊悚了。10元!!的确,10元一宿,供三顿饭。拿着法会期间的吊牌,我们在蠢蠢小姐的带领下,穿越若干通幽回廊,专找“游人禁止入内”的地方走,到了传说中的“云水阁”。男众楼下,女众楼上。一位年逾花甲的大娘,或者年逾古稀,总之,年纪很大的大娘,在类似收发室的地方为我们分了房间。三个男生在楼下,五个女生睡楼上。随处可见的“止语”字样让喵喵等众更加肃穆起来。到了房间,感觉尚可。不小的一个屋子,6张床。里面已经住了一位大姐。长得还蛮漂亮。正在围着被子按摩脸。我们五个就像山贼一样,开始占床、掏包,准备出去吃饭。10元的标准,自然不能用星级酒店的标准来要求。床单被罩显然不是一用一洗的,所以,喵喵小朋友万分后悔没有带睡袋来。特别是在月月同学把跟喵喵同购的睡袋掏出来的时候……对于同有洁癖的人来说,那种羡慕嫉妒恨,溢于言表。更为悲惨的是,我连睡裤都没带,当晚穿着睡裙,光着大腿,搭着被角,蹉跎了一宿。话说,拾掇妥当,善男信女们开始寺外求肉之旅了。柏林禅寺很有意思,建在闹市区。跟喵喵想象的深山老林处有相当差距,就如一个大公园般。所以,在寺外马路两旁,都是卖驴肉的大小饭店。驴肉,在去石家庄前,喵喵就馋楼下的驴肉蒸饺若干久,终于逮到机会,一路欢场地朝着一家饺子馆奔去。无奈,饺子馆只有驴肉水饺,木有蒸饺,且因为我们去的时候已经2点多,驴肉馅的水饺也卖光了。大家就随意点了几道家常菜。为什么把吃饭这事儿说得如此仔细?因为实在太震撼了。8个人8道菜,一点儿不多吧?特别实在大家都饿得眼冒金星的时候。但那盘子大得啊……各个都跟脸盆似的。摆的满满当当一桌子。且,味道超级赞。且,价格超级公道。地三鲜。香椿鸡蛋(2份)。驴肉大拼(驴肉、驴肝、驴肠、驴肉灌肠)。宫保鸡丁。精品回锅肉。清炒油麦菜。还有什么来着?反正每个菜的味道都很赞。还有半斤西葫芦鸡蛋水饺/半斤猪肉茴香水饺,一堆米饭。总计168元。让人更为惊悚的是,那么有压力的一桌子菜,最后竟被同志们吃得精光。当然,嘴巴爽了,胃肠抗议得不行,喵喵同志是最严重受害者之一。肚子胀了整整一宿。当然,当然,还有随后的舔碗事件……饭店的位置在柏林禅寺右手边一直走,过了一个小十字路口,再走几步。名叫金川饺子。电话。实话实说,这家饺子馆的饺子一般,但炒菜的确非常正。食量小的同志请谨慎点菜。【赵州桥记】吃过午饭,打了一辆面包车到3公里外的赵州桥。事实证明,如果不是对小学课文有特殊情节,如果不是钱多烧的,赵州桥可以不看,就是一纯纯的破桥,远远没有宛平城外的卢沟桥有爱。当然,拥有各种证件的我们,不需要花太多银两。《赵州桥》(小学三年级课文)河北省赵县的洨河上,有一座世界闻名的石拱桥,叫安济桥,又叫赵州桥。它是隋朝的石匠李春设计和参加建造的,到现在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年了。赵州桥非常雄伟。桥长五十多米,有九米多宽,中间行车马,两旁走人。这么长的桥,全部用石头砌成,下面没有桥礅,只有一个拱形的大桥洞,横跨在三十七米多宽的河面上。大桥洞顶上的左右两边,还各有两个拱形的小桥洞。平时,河水从大桥洞流过,发大水的时候,河水还可以从四个小桥洞流过。这种设计,在建桥史上是一个创举,既减轻了流水对桥身的冲击力,使桥不容易被大水冲毁,又减轻了桥身的重量,节省了石料。这座桥不但坚固,而且美观。桥面两侧有石栏,栏板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:有的刻着两条相互缠绕的龙,前爪相互抵着,各自回首遥望;还有的刻着双龙戏珠。所有的龙似乎都在游动,真像活了一样。赵州桥表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才干,是我国宝贵的历史遗产。—–票价:35元学生证半价(查照片)记者证免费(需登记)提醒各位:真真的什么都没有,可以不看。且回程打车非常没谱。↓喵喵在装王八蛋↓

【柏林晚钟】从赵州桥归来,已近日暮。柏林禅寺是一个清幽的修行之处,而非旅游景点。这句话是我从一个在寺院中拉客的导游口中听到的。虽然有点儿别扭,但的确如此。一个很简单的例子,禅寺中是没有卖冰棍儿的的。每天下午4点半,关山门。从此之后,清空游人,内外相隔。我们因为有挂单的吊牌,才被允许关山门后进入。话说,我们在铁栅栏外跟大爷沟通时,还是一脸虔诚信徒的表情。一旦被放进来,哇哦,忽闻一阵亢奋的尖叫:拍照拍照!的确值得尖叫。白天熙熙攘攘摩肩擦踵的山门前,空无一人。唯有两尊狮子在怒目圆睁着。好得很~任何角度拍出来的片片都没有人头哦~爽哉~【作息时间表】(五一共修法会期间)5:00~6:00 早课

早晚课地点:万佛殿名词解释:关于禅修:百度:禅修的巴利文意思是“心灵的培育”,就是把心灵中的良好状态培育出来。其实践方法就是以“八正道”的修学为主,辅以四梵住的慈悲喜舍;七觉支的念、择法、精进、定等等。(详略)喵喵:和尚和居士们先绕着大殿快速转圈行走,突然接到某个信号,所有人原地不动,保持被点穴姿势。随后男女分开,以佛的角度,男左女右分两边找垫子坐下,开始静坐。40分钟。(资料源于同居前辈姐姐和勇于去禅修的蠢蠢、晶晶、蒙蒙。)话外:晶晶说,由于大殿晚上非常冷,大家每人围着一个被子,盘腿坐下。有劳顿大姐忍不住神飞大殿外,偷会了周公,又忍不住亢奋,打起鼾,被小和尚一戒尺pia地打了回来。关于早课、晚课:百度:早课是全寺僧众于每日清晨(约在寅丑之间,凌晨3点到6点之间)齐集大殿,念诵《楞严咒》、《大悲咒》、“十小咒”、《心经》各一遍,在念诵的起止都配有梵呗赞偈。其中,《楞严咒》为一堂功课,《大悲咒》、“十小咒”等为一堂功课,有些寺院这两堂功课轮流念,只有在佛教节日才念两堂功课。喵喵:和尚和居士们坐在大殿上念经、磕头。非常好听。鼓乐齐鸣。话外:晚课没赶上。在趴在大殿窗户外听了听。真的很好听。早课没起来。又趴在大殿外听了听,还在门外垫子上跪了会儿。膝盖不成。跪不住。突然被一个小和尚撵走了。我等四个虔诚的女众刚起身,大小和尚们就端着饭碗,哦不,那叫钵,鱼贯而出,直奔斋堂。关于斋饭:

早睡早起身体好。【把碗舔干净】第一次吃斋饭,内心无比忐忑。我是怀着崇高伟大的心情进入斋堂的。虽然距上一次暴饮暴食不过2个小时,但还是要去感受下何为药石。走进斋堂,男左女右。当然,是按照佛祖的左右来分的。长条桌,长条椅,两个大空碗,一副筷子,一张餐巾纸。止语。关手机。男男女女们做好开饭准备,师傅们会依次分饭。嗯。有点儿像巴西烤肉那种,师傅们分别抱着一盆菜、或一盆馒头,到桌前挨个分发,而不是如单位工作餐那样自己动手。晚饭还算丰盛,有加了红枣的玉米糊糊,西葫芦炒西红柿,一种绿色蔬菜炒蘑菇,馒头、花卷、米饭,咸菜,甚至还有老干妈辣酱。菜的味道还不错。不咸不淡。很正。咸菜虽然的确很咸,但也很脆,也算好吃。但中午实在吃的太晚,吃的太多,我跟晶晶分了一个馒头。吃得也算欢畅。悲剧来了。快吃完的时候,师傅们开始往众食客碗里倒水。我的菜碗里还有一点儿菜呢,也冲师傅摇摇手,表示我不喝水,还是被倒了半碗。我就纳闷儿了。这服务,真周到。难不成,这就混成了一碗汤?也好,饭后喝完汤顺顺食。喵喵同学勤俭节约是出了名的。平时在单位吃免费的自助餐,从来都不剩下任何东西,吃多少拿多少,从不浪费。在禅寺中,当然也不会有浪费。我费尽千辛万苦,吃光了所有的馒头和菜。却实在喝不下那碗特质的汤。放下碗筷。晶晶示意我,要把汤喝完。我想,也是,不能妄废人家的好意,让师傅们看到不好。就把空碗放在了汤碗的上面……给食客分饭的人有两种。一种是小和尚。一种是来寺院义务帮忙的居士们。一个小和尚看我把碗摞起来,就来收碗。走了没几步,发现了碗的异样。揭开上面的,发现了汤……二话没说,转回来放在我面前,干净利落三个字:喝干净!我感觉到了同伴的窃笑。带着额边的两滴黑汗,我喝光了那半碗汤。重新落好碗。被一个居士收走。他怀里已经有一摞碗了。走到我们这排的尽头,被刚才那个小和尚叫住,从一摞碗里扒拉出最脏的一个,重新摆在我面前。“再给她倒点水,重新喝干净。”我的妈啊!我的妈妈的妈妈啊!原来那半碗开水是用来洗碗的,洗完了要自觉自愿喝完全部的洗碗水。我欲哭无泪了。额边的两滴黑汗已经变成一朵黑云+一直呼啸而过的黑乌鸦……我用食指扣着碗中残存的老干妈豆瓣塞进嘴里。无奈了。我终于知道食指为什么叫食指了。带着一肚子洗碗水,结束了药石。为毛木有人给我预习功课?为毛木有人告诉我要把洗碗水喝干净?????【佛门圣地】从斋堂出来,我的囧史便开始在男众及长城内外若干众之间广为流传。我四处散播这一雷人事件的原因目的有二:让大家我假期也能enjoy到喵喵的笑话;请广大人民群众谨记,洗碗水一定要喝干净。当我得知kiwi老人家在经历个人旅行史上最为悲惨的一天时,我淡定了。喝点儿洗碗水算什么?涨肚上厕所算什么?哈哈哈哈~~~日暮中的寺院非常有感觉。清幽。大家就在院子里走走停停。拍拍照片。聊聊天。【舍利塔下】我们住的地方在云水阁,二层小楼,貌似前文提到过。周围环境极好。楼下不远处就是舍利塔。不大会用华丽的词藻形容佛门之事。白描一下,就是有很多挂单的虔诚居士很晚了还来烧香、放莲花灯。还有一个中年妇人,自带垫子,像电视中虔诚佛教徒那般,起身、跪下、趴下。我佛原谅……实在不知道那学名叫啥。坐在云水阁楼下的回廊里,跟zhaidai、科力聊天。看着往来的信众,听着远远近近的鸟鸣。那种悠闲惬意的感觉线过,哈哈哈,说来,我们毕竟不是六根清净之人。话题从北京的户口,一直说到新疆的囊坑肉、烤全羊……罪过罪过。很怀念那种思维天马行空的感觉。后来两个男生去上晚课,一个人又在那里依到彻底天黑。发呆,是一件很奢侈的事。【柏林禅梦】这一天奔波得,虽然感觉并没做什么,但的确很累。在洗手间简单擦洗一下,躺下。床单被罩以及裸露的大腿依旧让我纠结不已。没有办法。困意袭来,睡。这大半年来,第一次没到11点就入眠。睡得特别沉。据说,跟我们同住的那个大姐,半夜回来又是洗漱又是烧水,完全没听见声音。估计把我扛走敬佛都不自知呢。不过,说说禅寺的这点好。基本可以实现夜不闭户、路不拾遗。所有房门都不怎么锁。我们的东西就那么随随便便扔在床上,不会有人拿。谁要是把邪念搞到禅寺里,真是死定了呢!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是身心愉悦?那一觉睡得特别香甜。做了非常美的梦。其实,后半夜还是小醒了几次的。但仍然阻止不了美梦的延续。早课在4:30。睡前,同志们可是信誓旦旦的。三点多的时候,晶晶和蒙蒙还相约来着。4点半,听见敲钟的声音。醒来。问问各位神仙姐姐,谁去,带着我。回答我的只有深深浅浅的鼾声。为了不脱离集体。我也缩回来。却再也睡不着了。掏出手机,写了篇关于美梦的博。转发一下。—————–《柏林禅梦》(其实跟禅没什么关系。禅梦,在禅寺做美梦的意思。呵呵。)好吧。实在无心睡眠。在寺庙里。早起的钟声就不是用来给人睡懒觉的。周围旅伴们都还在鼾声阵阵。我已经彻底清醒若干久了。手机很怪。写不了微博。只好把转瞬即逝的些许心得写在这里。OK。我得承认。酒肉穿肠过的我当不好修行之人。昨晚虽然睡得很不踏实。但还是做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梦。梦得…很丰盛。有地震。有青梅竹马。有旧时相识。有关心备至的领导。有把关严格的母亲。有有因为暧昧而产生的误解。有因为爱而存在的理解。有偶见的落井下石。却也有最为常见的篱笆三桩。梦里充满离奇的遭遇。却也会让我在挫折中感受亲情友情爱情的温暖。我是一个幸福的人。柏林禅寺是个好地方。昨天傍晚。吃过斋饭。跟zhaidai、科力二人在住处楼下的回廊栏杆上坐着聊天。眼前是虔诚的人们在舍粒塔下绕塔求拜。有挂单的居士。有修行的僧侣。当然。也有过如果这般拖踏着人字拖的我。虽然程度不同。但我们都非常负责地祈求着。国泰民安?风调雨顺?世界和平?呵呵。我的心装不下那么大。我只希望善良的人们都幸福。幸福的人们都懂得珍惜。懂得珍惜的人们都能快乐。OK。天已泛白。我要起床了。尿尿去喽!【尾随大和尚】洗漱完毕。又在楼下回廊里坐了会儿。跪在万佛殿门前听了会儿早课。虽然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吟诵着什么,但真的好听。—————–见到了著名的大和尚明海。气宇非凡昂。回来人肉他。相当有内容。官方说法(柏林禅寺官网):释明海,1968年生人,俗姓肖,祖籍,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。1989年开始留心佛学,1990年于北京广济寺结识禅宗大德净慧上人,从此归心佛门。1992年9月,于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净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,1993年于洛阳白马寺受具足戒。多年来,积极参与柏林禅寺的兴复及“生活禅”夏令营的组织、弘法工作。2000年于净慧上人座下得预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承。现任柏林禅寺住持、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。

民间说法(出租车司机):大名鼎鼎的W尔k西。(经过喵喵等众的分析,此说法不靠谱。)

天涯说法:和西西同样大名鼎鼎的王D。(经更为广泛的大众分析,此说法亦不靠谱。)

但,如若从其简历中探寻,也许,也能搞出点儿故事……呵呵。换话题……喵喵怕被沾姜末醋汁吃掉……【图片来自网络:汶川地震后,明海大和尚(右)携河北省宗教协会捐赠物资,到地震灾区赈济灾民,慰问遭遇毁坏寺庙等。】———————-早粥吃得又很紧张。因为仪式感相当之重。由于那个过午不食,明海没有参与药石。早粥定是要参与的。所以,才有了开饭前的经诵。还是那两个碗。在我闭着眼睛虔心听经的时候,师傅们就开始分饭了。睁开眼,粥碗是空的。菜碗里有昨天同样的两种菜,一个馒头。有了经验。我知道,一定要避免喝洗碗水。即便要喝,也不能喝两次。所以,我小心谨慎地吃着。旁边一个长得非常好看姑娘比我还紧张的样子。她把脚伸出桌子,被分菜的师傅厉颜批评。她赶紧双手合十道歉。分菜的时候,不知道又出了什么状况,又是双手合十道歉。最后的最后,落好碗,因为筷子没有放在桌面上,而是放在两个碗上面,师傅把她筷子拿掉,姑娘又道歉……我估计,她也得如我这般消化不良。对昂。中间还有一个插曲。我们的粥碗不是空的么。还以为没分到。但放眼望去,前后两排都有粥了。就唯独我们这排,无论怎么望眼欲穿,都没人搭理。又不能打指响喊waiter。急死了。我心里开始敲鼓。难不成?是因为我昨天没舔干净碗?被师傅记住。连累了这一排?罪过罪过。终于,我们的空碗被分粥的师傅发现,每人一勺。馒头和菜都已吃的差不多,粥烫得我差点儿口腔溃疡。也得抓紧时间吃。抬头偷瞄一眼坐在斋堂中间高出的大和尚,那叫一个优雅,那叫一个风度翩翩。终于,粥菜都见底儿。吸取了药石的教训,我留下一口馒头,把粥碗和菜碗都擦得干干净净。绝对!绝对比用开水涮过的还干净。倒开水的师傅都恍惚了。直接没给我倒。嘎嘎~~~—————-食毕。依旧吟诵过经文才离开。和尚们在明海带领下,去观音殿猛绕一圈,念了一小段经。明海先出门。我等女众如花痴粉丝一般,尾随在明海师傅后面,跟出去几百米,回头一看,后面跟着一溜和尚师傅,吓得赶紧闪身。跟在师傅们后面,一直尾随到他们的宿舍。实在没敢进去。就在门口徘徊徘徊。其实,喵喵个人更喜欢明海的秘书……干干净净圆圆乖乖的样子。—————话说,还得名次解释一下。方丈和住持到底有什么关系?百度说法:方丈:一丈四方之室。又作方丈室、丈室。即禅寺中住持之居室或客殿,亦称函丈、正堂、堂头。印度之僧房多以方一丈为制,维摩居士禅室亦依此制,遂有方一丈之说;转而指住持之居室。今转申为禅林住持,或对师父之尊称。俗称“方丈”或“方丈和尚”。“住持”一词,根据《佛光大辞典》解释,‘住持’之语义为‘安住之、维持之’。原意指代佛传法、续佛慧命之人,后乃被用来指称各寺院之主持者,或长老。此词用在寺职称谓时,又称寺主或院主。日本佛教界称之为住职。由于住持之住处称为‘方丈’,故‘方丈’一词亦被引申为住持之意。一般情况下只要有寺庙就有主持,而方丈必须是上规模的寺庙群才能有。并且方丈可以兼任多个寺庙,而主持则不能。一般来说,方丈必须由所在省的宗教管理部门和佛教协会任命才能生效。喵喵等众理解:如果说方丈是董事长,住持就是CEO。如果说方丈是市委书记,住持就是市长。

在柏林禅寺,明海是大和尚,还有一位叫净慧的老和尚。官网上,明海是住持。也就是说,是CEO,也就是“市长”。呵呵。绕着这么久,其实,喵喵同学想表达的是:她喜欢总裁办秘书长。刚才又想了想,不是我谄媚什么,柏林禅寺有如今的香火和正气,绝对和住持的个人风格有关。北大的经历不是白混日子的。更何况是在那特殊年代。原本我对那代人就有够崇敬,如今有了这段禅寺经历,更是……。那种人生很纯粹。得承认,我等小女子喜欢柏林禅寺的原因,除了它的清幽,除了它的正气,除了它的大殿辉煌,自然免不了有秀色可餐的养眼之人大量存在。的确,禅寺内鲜见老和尚,都是年轻书生的样子。呵呵。试想一下,有多少肖姓师兄的学弟们在此追随呢?在禅寺中,很少会见到打扫庭院的僧人。倒是都是些长着头发的善男信女。他们都是义务来禅寺帮忙的。打扫庭院。擦拭桌椅。炒菜分饭。清洗义乌。山门关闭后,白天在门口维护秩序的保安们,也都来大殿前磕几个头,拜一拜。忘了前文是否提过,柏林禅寺是不要门票的。而且,寺院内也不售香火。更有意思的是,几个大殿前,甚至是不可以烧香的。祈福的人们把香放在放香处即可。同伴玩笑说,这是为了回收再卖给门口卖香烛的百姓。我倒宁愿相信,是新思想的主持为了节能减排和消防安全。↓关山门后,保安也会来拜佛的。↓【烧香祈愿】门口香烛4元一把。没什么好说的。挨个大殿烧了一圈儿。第一次烧香,被小月bs。木有办法。功课木有做好。心诚就行吧~不过,还真是严重支持烧香改放香的。万佛殿外,香火旺得差点儿把我燎着了。【总会有误伤】烧香完毕。午饭。沿着马路找回昨天那家饺子馆。点了一套几乎一摸一样的菜。又是一顿饕餮。哦。对。科力大哥因为家里突然有事儿,凌晨四点起床返京。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蹉跎。也帮不上什么忙。祝他一切安好吧。忘记记录一件特别大的事儿。上午睡过回笼觉,烧香之前,去禅堂听了一堂课。不是明海师傅讲的。河北省佛学院教务处的一个干事讲的。讲得真一般。过于浅显。不过,此僧模样倒是像极了喵喵那个长得像海岩、马化腾等众的EX-BF。呵呵。zhaidai同学因为舍友的呼噜几乎一夜未眠。去课堂酣睡去了。那叫一个high啊~不过,他对讲课师傅的错别字挑的比我们几个从头听到尾的都仔细。上课的时候,山门已开,香客、游客充满禅寺的各个角落,打乱了寺院的清幽。而和尚们也不再出来。估计躲在宿舍里上网偷菜呢吧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吃过午饭。往回溜达。兵分两路。晶晶和蠢蠢去打包路上要吃的晚餐。驴肉火烧和喵喵魂牵梦绕的驴肉饺子。月月、喵喵、zhaidai、小bin回宿舍收拾行李。咦?蒙蒙此时在哪呢?怎么断片儿了?她要晚些回京,住三天。有够虔诚吧。喵喵和月月在群里时,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彼此的亲昵让zhaidai同学冒冷汗犯恶心。但每次,在群里都会误伤其他无辜围观群众。走下网络,更是变本加厉。从北京来石家庄的火车上,zhaidai小朋友就非典型性地流了鼻血。路上,瘦手牵胖手的月月和喵喵有如下对话:月月:喵喵啊~你为什么这么可爱呢?喵喵:那是因为喵喵跟月月在一起呀!

zhaidai:(两滴黑汗珠滑落,一直黑乌鸦飞过)这个……这个……这个……你问问小bin吧。

呵呵。标题党了。标题党了。在石家庄汽车站,的确有些惊险刺激,但还没到这个份儿上。

从禅寺出来,原本是有10元每人的中巴车回石家庄的。但恰巧遇到我们最不愿见到的状况。我们刚出门,就目送一辆满客的刚走。

喵喵同学去买冰棍儿的空挡,人民群众勾搭上一个旅行团的旅游中巴。依旧每人10元,把我们捎到石家庄。

在石家庄博物馆下车,走了几百米路,坐了5站公交车,到了火车站。过了一个足可以让人窒息的地下通道,到了火车站广场。

简单说来,就是由于堵车,早晨发北京的班车都没回来。导致下午三点多去北京的旅客还没有离开车站。一个检票口汇集了大概得有10辆车还多的旅客。

可能是看见从北京回来的车了,有旅客冲破检票口,往里冲。冲不到检票口的开始踩着椅子跳栏杆。栏杆也过不去的,打开窗户直接跳窗台。

一般情况,遇到这样的事情,我都是会选择往后退的。不是胆小,是不能再火上浇油。万一有踩踏事件,自己不是遇难者就是凶手。

我当时真是恨自己的后台不够强硬。如果真是xh的话,当时定要事儿×事儿×地打市长电话了。

后来,研究明白了。因为堵车,所有回石家庄的车都是一起回来的。这样,就没有班次时间差地,一起有若干车侯着。

又现实出车站方的弱智脑残。如果有人组织秩序,如果有广播通知,如果将车辆编号,每5分钟发一班车,完全不至于让整个石家庄汽车站瘫痪的。

大家的情绪已经失控了。见到车就上。后来车站方实在没有办法。也管不得班次。坐满就走。

总之,经过我们精准预测、缜密分析、大胆实践、合理分工后,我们终于坐上了一辆大巴。每个人都活着。没有财产损失。

从北京西客站启,至六里桥长途汽车站止,共计消费270元。( 本文作者 : 小珊妖 )

我每天看贴无数,基本上不回贴.后来发现这样很傻,很多比我注册晚的人分数都比我多,于是我就把这段文字保存在记事本里,每看一贴就复制粘贴一次.帮LZ把贴子顶上去,顺便挣点分!—-1分有了

俺也有幸去了一次,从俺这旮旯去还真不方便喃,有缘吧。印象中主持很有名,很年轻,很帅气···

除柏林寺之外,净慧老和尚还主湖北黄梅的四祖寺,那里曾经是禅宗四祖的道场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dtaiwan.com/,柏林联合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